小卡放弃了日本年薪24万的工作长留成都

2020-06-22 14:43

2004年,小卡被公司派到成都工作,担任一家日式美发沙龙的发型师。2006年,在成都一家酒吧里,漂亮、话不多的成都女孩程莹与小卡相遇,两人一见钟情。不同于寻常女孩的害羞与矜持,大方勇敢的程莹深深吸引了小卡,“就连当初的表白,都是她先问我:’你喜欢我吗’?”很快两人走到一起。

“以前我觉得程莹什么都不会”,小卡很伤心,“现在我没有了她都要崩溃了,我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了。”现在的小卡每天依然在工作室与医院间奔波,在门外等候的一两个小时,只为了门后见面的10分钟。

9年前,在蓉工作的日本人小卡邂逅了漂亮的成都女孩程莹,两人一见钟情,很快走到一起。小卡放弃了日本年薪24万的工作长留成都,明知道程莹有急性哮喘依然坚持和她在一起,勇敢的女孩程莹也坚持和小卡结婚。

目前,程莹已经在icu接受治疗长达7天,还未脱离生命危险。每天仅住院费就要花去近1万元,再加上药费、治疗费、手术费等巨大开销,一共已经花费近8万元。“家里大概一个月才能挣1万元,现在一天就要花1万元,天哪。”小卡有些无奈,双手捂住头。程妈妈也陷入绝望,她劝小卡回国:“程莹已经这样了,你还年轻,回日本去吧,再找个人结婚生子。”小卡态度很坚决:“我不回去,我要留在这里,陪在程莹身边。”“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,就算变成植物人,我也要留在她身边,我要等她好起来。”小卡说,为了让程莹尽快苏醒,他将自己和朋友的话录下来,利用探望时的10分钟放给程莹听,希望用爱唤醒爱妻。

9年后,程莹因急性哮喘发作被送到成都空军医院icu重症监护室。每日一万元的花费,让这对没有存款的裸婚夫妻够呛。医生透露,程莹可能变成植物人终生无法苏醒,即使如此,小卡依然不愿回国,每日守护在妻子身边,希望用爱唤醒爱妻。

程莹从小就有急性哮喘,需要药物控制病情。异国的距离,语言的障碍,先天的疾病都没有影响到两人的感情,两人很快结婚,为了陪伴程莹和程妈妈,小卡放弃了日本年薪24万的理发事业,从零开始在成都打拼。没有车、没有房、没有存款,甚至双方家长都没有见过面,两人裸婚了。

相较于程莹娱乐轻松的工作,小卡工作室的收入要负担一家人的生活。两人的手机密码“0809”,没有商量却心有灵犀:0809是两人结婚纪念日。

在成都,夫妇俩从零开始,小卡开设一家理发工作室,程莹经营一家美甲店。“小卡太宠我女儿了,平时程莹说往东他绝不会往西,每次见到两个人都是手牵手的。”程妈妈说,结婚以来,家里做饭、家务全部由小卡包办。“小卡喜欢吃清淡的,而程莹口味偏麻辣,为此小卡专门去学宫保鸡丁都会。”为了方便两人交流,小卡还专门学习了汉语。

“其实我们也可以选择到日本生活,我的父母家人也很喜欢程莹。”但小卡考虑到,程莹的母亲一个人在成都,而在日本的父母周围还有哥哥姐姐陪伴,所以他决定留在成都。为此,程妈妈也很欣慰:“只要他对程莹好,程莹喜欢他,我就支持他们在一起。”

2015年5月4日,成了小卡的噩梦。程莹由于工作压力大、作息不规律,原本不好的身体哮喘常犯。5月4日,在电话中与朋友争执的程莹情绪激动。回家后,小卡发现她哮喘病再次发作。吃过药后,程莹睡了一会儿。到了晚上7点钟左右,病情突然恶化。程莹捂着胸口,喘得很厉害。待小卡把程莹送到医院时,程莹已经抽搐得不行,这期间,她的心跳一度停止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,程莹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,被送往icu住院观察。

9年来,程莹和小卡一直住在租来的房子里。最近两年,两人在工作上的收入和发展逐渐稳定起来,“原本打算买房,再生两个小孩。”小卡和程莹的计划被意外打破。去年春天,程莹的父亲罹患肺癌去世,母亲又患了一场大病,身受打击的程莹身体状况也差了起来,让家里存款一下子见了底。

36岁的小卡是在成都生活的日籍理发师,在日本小有名气的他师从日籍著名理发师水梨辉彦。